服務熱線  服務熱線:13603388238

 

公司新聞

燕山板栗 盛名兩千年 誰知『灌香糖』

甘美如飴蜜似糖,紫禁城繞金栗香。
巧證新婚諾立子,誰承過后各自忙。
燕山遍地認作糧,繁樹栗花寵漁陽。
欲解爆裂長輩語,至醇至真果中王。

糖炒栗子的聲譽與買賣,盡享在京城里的招搖與風靡。按說,它更富有厚重的歷史積淀為佐證。栗子:生于斯、成于斯;燕山之脈的博大襟懷,給予了栗子樹生長最久遠、最深厚、最飽滿、最真摯的禮遇。

有一句曾流傳的詩句:“堆盤栗子炒深黃,客到長談索酒嘗。寒火三更燈半灺(xi ),門前高喊 灌香糖 ”。說起來,此閑詩在京津冀地盤中縈繞,已經很有些年頭兒。今如若問路人,“灌香糖”為何物?十有八九楞杵在那兒,多且無語。

街頭炒栗子。無不冠名:糖炒;別看鍋里熱石頭子顯得多。栗子與砂石類、栗子與飴糖類,借以砂石加熱為媒介,并伴固糖又被熱熔為;轉而,糖稀為固再粘于栗。揉揉搓搓、滾滾爬爬、磨磨蹭蹭,遂成就了栗子從山林村姑到城里嬌娘的轉變。

“京師炒栗最佳,四方皆不可及”

實打實的老北京糖炒栗子,那是凝結了所有干果的優良品質。

栗子好吃并不甚貴。性甘微溫,營養豐富;藥食兼用,益氣補血;養胃補腎、健肝康脾;經常食用糖炒栗子還可以護膚美顏,延年益壽。當然,說的都是栗子能“輔助療疾”。

南宋年間,陸游先生講過一個與“糖炒栗子”有關的故事。北宋汴京有一“李和炒栗”攤,他人百計效之,終不可及。二位臣官被南宋朝廷所聘,出使北方金國議事。不料,受挾持虜之。

話說二位臣官,曾在金都市井“巧”遇兩人,兩位自稱是“李和炒栗”的后輩傳人。急匆匆留下字號,為臣官遞上十包糖炒栗子。隨后,揮泣疾步而去。

汴京李和之栗,隨戰事硝煙,這兩位傳人背離家鄉、流落于金都。自愿為宋臣送上家鄉的糖炒栗子,暗指了統一祖國的熱切希求。陸游先生沒再說起糖炒栗子的技藝,是不是自此傳入京城?也沒心思琢磨下李和炒栗的絕活妙方。但可推論,李和后輩的京城之行,正是糖炒栗子漸漸扎根京城之時。

掐指一算,糖炒栗子的溢香于京城街肆,應該是幾近千年。清代文人趙翼在一篇《咳余叢考》中有所記載:今京師炒栗最佳,四方皆不可及。清代文人郭蘭皋也在《曬書堂筆錄》中留下此言;“及來京師,見市肆門外置柴鍋,一人向火,一人高坐機子上,操長柄鐵勺頻攪,令勻偏!

郭先生只用二行文字,既把炒栗子的情景描述得十分生動、具體。北京糖炒栗子的要訣還有八個字;“和以濡糖,藉以粗砂”。即可達到:中實充滿、殼極柔脆、手微剝之、殼肉易離、皮膜不粘。

離不開蜜糖緊緊的纏綿、少不了粗砂予以的百般“蹂躪”。這大概是栗子必須歷經的“涅槃”效應吧!

攪拌“轟轟”聲與“啪啪”聲混為一體

只知吃栗香,誰曉灌香糖。自打李氏巧把炒栗子的技藝絕活遞傳到京城,每到秋冬春,炒栗子的攤子分散各個街頭巷尾。擱今兒了,有恰到好處的冷藏保存,一年四季都保準兒炒栗子氣味的游離。

香有香的不同品味。城里有幾個老字號,戳那街口數十年,天天排隊。愣是有從石景山坐車過來:“專來此店買栗子,就好這口兒唄!”——七十歲曾老漢一口白牙,如是贊得實實在在。

老主顧找老店主。凡是做糖炒栗子生意的小老板,誰也不會蒙常來常往的“愛栗者”。依了規律,一回生二回熟。吃慣了一個店主所炒,一般不再隨意換地兒。

定選勻溜個兒的生板栗、定是現場叫您瞅著炒、定是獨特的栗香氣竄鼻。砂石與栗子,在大鍋里摩擦與滾動,“嚓嚓”作響,那是炒栗者的揮鏟不止。

只聽鍋內漸有“啪啪”聲響,應該是栗子從生到熟的演變過程。內涼外熱,均勻 “熱敷”,從而熱空氣漸入栗中。生栗的飽滿到熟栗后的水分騰升,自然地“啪啪”的聲兒,一定會引來眾多尋栗者。

現在街頭炒栗子的主兒,凡是買賣興隆的,用攪拌機器替代了手工操持。攪拌“轟轟”聲與“啪啪”聲混為一體,飄香依舊。

炒板栗,給人以印象最深的無外乎三點。即:聲響、異香、顏值。

深褐油亮冒熱氣,飄逸生香聚人氣。剛出鍋的“糖炒栗子”;咬開一個,露出金黃色的果仁,吃到嘴里,甜香滿口,回味無窮。難怪乎,古人就把糖炒栗子稱之為“灌香糖”。

《紅樓夢》中有這樣的描繪:賈府常年備著栗子吃。桂花糖蒸的栗粉糕,寶玉差人送給湘云買好兒用,只用纏絲瑪瑙碟裝盛。

襲人生倔脾氣,宮里所賜的糖蒸酥卷都不領情。說什么:“多謝費心,我只想要風干栗子”。得嘞!還得讓寶玉哥剝好嘍再吃!,多大譜兒唄。

老舍筆下的駱駝祥子,苦命一個。好不易上街買包糖炒栗子,愣是舍不得獨自享受。一路上干忍著熱乎乎且甘甜似蜜的美栗吸引,怎么也得先讓著在家待著的虎妞先來。不知,這是什么力量催的?

早生貴子與栗子原本就無關聯

栗子的文化內涵,任由多少世紀的演繹,派生出來許許多多有意思的閑事雜趣。

有一成語:“火中取栗”。說的是有一只猴子與一只花貓,悄悄看著自個兒主人在自家院子里炒栗子。饞猴子口水直流,就問花貓“你想不想吃炒栗子?”貓說“當然啦!”饞猴子不但饞、還賊呼,如此這般一二三地出招。教唆花貓趁主人不在場,去鍋里拿栗子。

即便燙忙了爪,花貓就知道忍著,把一個個栗子全夠出了鍋。猴子得意洋洋,在一旁吃得不亦樂乎。您說,是不是花貓傻得不是一星半點?后人拿“火中取栗”說事兒:三思而后行唄!也不想想,從火中取栗子多遭罪。

“棘棘山,棘棘垛,里頭住著黑婆婆”。早先,老人哄孫子睡覺,常哼這曲調。說得是樹上結的一個個碧綠帶刺的還未成熟的“栗子果”。

小時候記得房后演一部電影。有一鏡頭:富老財的壞小子把窮人家的小姑娘眼睛搞瞎了。使什么弄得?樹上壞小子向樹下的小姑娘投擲生栗子,生生地把姑娘眼睛扎瞎。我自打那起,在郊外玩得再瘋,卻避諱爬栗樹犯淘。

生栗子摻呼婚事,古來有之。與大棗、花生、雞蛋,藏掖于婚床紅被之下。鬧洞房,架不住一幫人稀奇古怪地鬧哄哄!吧簧?“早不早”?“立不立”?都與這些食品沾邊兒。

栗子=立子。理想很燦爛、現實很骨感。一個隱喻,承載了一片親人與朋友的希冀。往后一想:什么必須生小子的?“小棉襖”心疼人兒,比什么都暖和。

回到家鄉,老人現炒的栗子不知怎那么香

為啥衍生的故事多?還不是因中華大地是栗子的故鄉。

著名的《呂氏春秋》載有“果有三美者,有冀山之栗”。冀山,泛指現環京北燕山之脈。正宗的燕山板栗,正是出產于此。懷柔密云等地的廣袤山林間、深淺溝壑內、山坡溪水旁,板栗與山里紅、黃柿子、山桃山杏等,遙相呼應。

習慣叫法很難改。誰都叫懷柔板栗,就好像除了懷柔的地界,哪兒都沒栗子似的。再不行了,就吆喝 “遷西”。

三國期間,有一叫陸璣的文人有書撰,提過栗子。他在《毛詩草木魚蟲疏》中稱:“五方皆有栗!O陽、范陽栗甜美長味,他方悉不及也!

漁陽:即今天的密云區西南。范陽:即現在的琢縣、易縣靠東的地方。遷西板栗,屬于唐山地界,也是圍著燕山轉的。其盛名,也在二千年以上。

年輕時,我入廠。第二年,招了一批密云籍青年農民進廠成了城市工人。小江是我同宿舍好友,回回從家鄉帶來生栗子?倫弁得,用電爐子把栗子煮熟。四個人一瓶酒,就和甜栗子、吃喝到半夜。

小江與我講過好幾個回家吃栗子的故事。有些片段,至今縈繞我心。

那會兒,山區以栗為糧——小江跟我說過。栗子豐收,“吭哧吭哧”,大麻袋靠人得往山下背。逢到春節,放假回家鄉;打老遠總能聞到炒栗子的香味撲鼻,那是奶奶親自為孫子接風而為。

泥灶配柴鍋、秫秸稈蓋簾,栗子鍋中滾、奶奶灶前忙。時而倒入山採的蜂蜜、時而觀察火勢大小,奶奶流著汗,皺紋臉都是黑黝黝的。弟弟妹妹都說;“哥哥回來奶奶才親手炒栗子,多放了新蜜,只是哥哥才有福氣享受!笨吹贸鰜,略微有點兒嫉妒。

以下是小江(現在的老江),寫的一篇小文的摘錄。

栗子在忍受著爆裂的痛苦,而又不顧一切地盡情釋放其溫馨與誘人的清香,這不就是奶奶一生為了后輩人執著不懈的奉獻嗎?我用心靈去感觸,嗅悟到春夏秋冬中長輩們付出的辛勞用心。

氤氳中彌漫著的厚重氣息,我又感悟到難于言傳的生命之美。奶奶不在了,老母親對我的歸來,更是“變本加 栗 ”。

靜下心來,品茶配之一盤糖炒栗子,嘗出來的感覺,乃是至清至醇至真至美的韻味人生。

版權所有 @ 2018 遵化市京都栗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
技術支持:出格 冀ICP備18009215號

少妇BBW撒尿